儒家文化影響了山東發展?這個鍋孔老夫子不背

2019年07月11日11:11  betway體育 手機: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作者:周學澤

7月4日,山東省人民政府網站發布題為《究竟該向南方學什麼?——濰坊市委書記南方考察歸來的“發展之問”》的文章,並在“今日關注”欄目中置頂顯示。“發展之問”留言不少言辭犀利,切中肯綮。不過,也有一些觀點需要辯證看待。比如,有的網友留言說:“在山東這樣一個儒家文化發源地,對商人的標簽都是‘儒商’。不少地方都體現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言辭透著對儒家文化的責難。

毋庸置疑,經濟社會發展與思想文化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係。如果思想文化本身既有先進的東西,又有落後的東西,那它對於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也會具有兩麵性。但就這麼下結論說儒家文化影響了山東發展,這個鍋孔老夫子不背。

儒家思想有沒有落後的一麵?回答是有。

許多學者認為,儒家文化重等級和權力,安土重遷,占突出地位的“中庸”觀念回避鬥爭,與現代商業文化強調的創新、進取精神存在一定衝突。而且,由於儒家學說在曆史上長期處於正統地位,對其它文化有一種俯瞰、蔑視姿態,這就使得它對新事物不是那麼敏感,甚至排斥。

還有不少學者認為,儒家文化過於重視禮儀,導致婚喪嫁娶、聚會談生意等會場、酒場,規矩多、排場多,把本來一些應該用到發展上的精力和時間,浪費在無用的應酬上。

發展問題不能簡單歸責於某種思想文化

儒家文化中一些落後的觀念,對於今天的人們確實有不好的影響,但把發展中的問題簡單歸罪於儒家文化,甚至把一些當官造假行為也最終歸責於儒家文化,這不公平,也不符合事實。

儒家文化起源於山東不假,但儒家文化過去是在全國占據正統地位,並非隻影響山東。比如,曆史上儒家文化在北京的影響絕不亞於山東,但今天的北京照樣是國際現代化大都市,高新技術發展和人均GDP排名在國內首屈一指;儒家文化在河南的影響也不比山東差,但“強省會”建設卻搞得有聲有色,如今鄭州已是國家中心城市,而濟南還在爭創中心城市的途中。

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人口、勞動力素質、科學技術、產品設計、國家政策、消費者需求、國家局勢等等,思想文化隻是其中一個要素,而且儒家文化隻是諸子百家中的一家,不能讓儒家文化擔負全部責任。

儒家文化有與時代不相適應的一麵,但也有適應並促進時代發展的思想主張。“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是對儒家思想這一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遺產的嚴重錯判。

儒家文化的優勢:能夠和市場經濟和諧順利對接

孔子創立的儒家文化曆經2500多年而綿延不絕,充分證明了其生命力之強大,即使在今天,儒家文化也存在和市場經濟和諧順利對接的一麵。

儒家思想是一種信用文化,這是市場經濟發展最需要的道德血液。我們常說市場經濟是一種契約經濟,國家靠法治,企業之間靠合同來保障經濟活動的運行。但契約經濟的核心是信用,儒家“言必信,行必果”“民無信不立”“與朋友交而不信乎”等思想,完全契合今天的市場經濟精神。而且,最寶貴的是,孔子極力反對商人進行欺詐經營,明確提出“器不雕偽” 的主張。

雖然我國古代沒有發育出基於法治和合同運行的契約經濟,但儒家提供了足可依賴的信用文化,這使我國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整體順暢,這不能不說是儒家文化的功德。

儒家文化是一種開放的包容性文化,與今天的市場經濟和全球化理念能很較好地融合在一起。儒家主張“和而不同”,這與市場經濟必須是由不同的利益主體組成而且要尊重不同利益主體的利益,在理念上具有一致性。今天,我們推行“一帶一路”發展戰略,麵對不同的民族和文化,大家都很需要這種“和而不同”的思維和心態。

儒家思想對人的利益訴求持開放態度,但追求“程序正義”,對不義不當得利完全否定,這是今天市場經濟交易活動仍在堅持的重要原則。

孔子說:“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但儒家財富觀同時有紅線思維,所謂“不義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孔子認為:“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強調獲得財富要符合程序正義,在經濟全球化和法治規則相對健全的今天,我們仍能感受到其前瞻性和永恒的思想魅力。

儒家肯定商人作用,讚賞商業貿易自由經營,這對於今天我們市場經濟建設仍有重大啟示作用。

孔子的弟子子貢兼學者和富翁於一身,是春秋時期最成功的商人之一,我們可以從孔子對子貢的態度,觀察孔子對商人的態度。《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談子貢擅長做生意,其超凡卓絕的經商本領令孔子刮目相看,以稀有尊貴的“瑚璉“比喻子貢。

在商業貿易方麵,孔子提出“因民之所利而利之”的治國觀點,主張“入山澤以其時而無征” ,意思是即統治者應該取消對山澤的壟斷和稅收,向商人開放,允許他們自由經營。魯哀公正是聽取了孔子的建議,才發布了“廢山澤之禁”。

從史學著作中散落的語句,我們可以窺見儒家思想創始人重視商品流通。孔子力倡商業自由經營,並注重對商業活動的宏觀調控和規範,這是孔子商業經濟思想的核心和特色。

精華和糟粕,取之在我,紮實苦幹,少埋怨古人

儒家文化是我國優秀文化遺產,需要我們正確看待。傳承傳統文化,其精華和糟粕,取之在我。精華有而不取,罪在今人;糟粕有而不棄,罪亦在今人。孔子已經去世了將近2500年,苛求古人說的每一句話都符合今天的價值觀,本身就不可能;如果把今天發展的問題簡單歸責於古人和古人的思想,更是在推卸責任。

這幾年,山東下大力氣促發展,成績有目共睹,但有些問題是長期形成的,不可能一下全部解決,對此需要客觀看待。時代在前進,而謀事在今人,破解發展難題,不取決於古人說了什麼,而是取決於今天的我們怎樣做、怎麼走。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於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係(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